イケダ

樱井先生🌸

飒 山 笃

一天🐴一个字

【鲛铃】吉本家的二三事

  标题与内容无关(

  *给翔君的生贺

  *一个可有可无的ABO设定,榎吉铃一家,领悟鲛一家

  *我大概是鲛铃吃上瘾了..

——————————————————————

『鲛岛零治7岁 铃木太阳6岁』

  吉本荒野咬了一口手里的仙贝,看着不远处坐在榎本径腿上,且脸上挂着天真灿烂笑容玩弄着桌上的锁的自家儿子。锁的主人不仅没有呵斥禁止,反而脸上露出“这孩子以后肯定有这方面的天赋”的欣慰神情。

  作为一个要什么就有什么的完美成熟男人,仅仅是因为某次自己想要有足够空间摆放食物,而把桌上的锁随意扔进了抽屉里,就被刚解决完一桩密室案件回到家中的自家Alpha看见,最终结果是被扫地出门。

  吉本对于榎本的差别待遇感到郁闷,同时也对“明明是自己的亲儿子,却基本上不和自己亲近”的铃木太阳感到痛心。

  铃木太阳就像只小兔子,让所有见到他的人都因为他的乖巧可爱而对他宠爱有加。这样的性格既不像榎本也不像吉本,反倒是隔壁律师家的孩子与吉本有些相似。

  邻居家的孩子叫鲛岛零治,与铃木在同一所小学。

  吉本荒野对这个比铃木太阳大一岁的孩子很有兴趣,因为鲛岛零治是全小区唯一一个敢和他作对的小孩。当两人在小区各处碰见时,鲛岛都会冲吉本作一个滑稽的鬼脸,更大胆时会拿装满水的小气球扔在吉本脚边,丝毫不把小区的人妖阿姨们称为“连Alpha见了都要抖三抖的硬汉吉本”放在眼里。至于为什么鲛岛零治这么针对吉本荒野,当事人吉本也不清楚。

  虽然鲛岛零治被吉本荒野在心中给打上了“不合格”几个大字,但他对铃木太阳可以说非常好了。

  因为学校和所住小区相距并不大远,双方家长也都很忙,所以除吉本荒野以外的三人都同意放学时让鲛岛零治带着铃木太阳一起回来。

  有一次吉本终于按耐不住好奇,在小学放学前藏在学校外面某根电线杆后面。

  不一会,他便看到身穿学校黑色制服的鲛岛零治牵着铃木太阳的手走出了校门。

  吉本荒野跟在他们后面,又忍不住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拍照。

  透过手机的摄像头传到屏幕上的画面让吉本睁大了眼睛:那个调皮且有些任性的鲛岛零治在铃木太阳面前变成了某些言情小说里写的,“我的隔壁住着一位温柔帅气的大哥哥”这种类型。

  比如现在,一位骑着自行车的阿姨歪歪扭扭的要经过他们身边,即便铃木走在内测,鲛岛也会暂时停下,侧身把铃木圈在怀里,直到“危险”过了,鲛岛这才放开铃木,理了理对方并没有皱的衣领,重新牵起小手继续往前走。

  吉本荒野有些想不通,这小子这么小就学会怎么撩了,也不像是遗传的啊。

  回到家,把刚在路上拍的照片给榎本径看,榎本只是点了点头说了句“拍的不错”便又低下头对付新到手的锁了。

  吉本荒野非常郁闷,但家里没有食物来安慰他现在受伤的心灵,只有在心里把“不合格”的鲛岛零治变为“负分”。

 

『鲛岛零治17岁 铃木太阳16岁』

  铃木太阳的班里转来了一位新同学,叫樽井翔太郎,他被老师安排坐在了铃木太阳的后面。

  下课铃响了,待老师离开教室后,铃木太阳将身子转向后方,热情的朝这位新来的同学打招呼,“你好,我叫铃木太阳,以后请多多指教。”

  樽井显然是不大习惯铃木这么主动,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说了句“多多关照”。

  铃木并没有因为樽井有些疏远的态度而放弃,而是开启了另一个话题,“樽井君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铃木原本以为这位新同学并不会搭理自己,没想到对方眼底却突然有了光彩,有些激动的说,“有,有啊!你知道斯莱德吗!就是那个超级英雄。”

  铃木太阳一时没反应过来,但听说过这个名字的他条件反射的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班上会没有人会理解我呢,”宛如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樽井翔太郎比之前更加兴奋了,拍了下双手说道,“我和你说,斯莱德是正义的伙伴哦,我以后也想像他一样,当一个超级英雄,扶贫助弱。”

 
  鲛岛零治很生气。虽然他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就发脾气,但大都脾气来的快,气消的也快。

  这次有些不同了。

  两天前,放学后铃木太阳像往常一样和他一起回家,两人刚走到小区门口时,铃木突然对鲛岛说:“零君,这几天我可能不和你一起回家了,樽井君邀请我去他家看他收藏的超级英雄模型。”

  鲛岛身体一僵,这几天憋在心里的话差点全部吐了出来。这个樽井翔太郎越来越嚣张了,最初只是太阳找自己的次数减少了,再到中午饭也不和他一起吃了,现在居然还要霸占放学后的时间。

  肯定是仗着和我长得有点像才这么大胆的。鲛岛零治越想越气,恨不得把樽井做成鱼饵拿去喂自家养的鱼。

  鲛岛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嘴上说着“好啊,我不介意”。他希望铃木太阳能意识到自己不高兴的情绪而放弃樽井的邀约。

  但铃木显然猜不到鲛岛的小心思,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向鲛岛挥了挥手,“那么我就先回家了,明天学校见。”

  鲛岛零治的眉毛变成了八点二十分。

  “真是气死我了!”

  神山悟被刚回家的鲛岛零治吓了一跳,刚想问他发生了什么,鲛岛便快速窜进了自己的房间,用力关上了门。很明显在告诉神山,他现在很生气,不要打扰他。

  鲛岛零治小心翼翼的捧着放在桌上的鱼缸,就是一通噼里啪啦的抱怨,“超级英雄有什么好看的,有你们好看吗,更别说蘑菇了。蘑菇哪里不如那些小人了,为什么太阳不愿意陪我去看蘑菇..”

  鲛岛零治想着想着越发觉得委屈了,抱怨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不过已经足够让门外的神山悟了解情况了。

  神山悟叹了口气,虽然他以前没有独自去过铃木家,但作为自家儿子各种方面上的坚强厚实的后盾,他觉得有必要去和铃木太阳谈谈鲛岛零治的事。

  他没有打算等成濑领回来一起去,而是准备现在就行动。大声朝鲛岛零治的房间喊了句“我出去一下,过会儿回来”便拿起放在桌上的钥匙出门了。

  鲛岛零治是被神山悟叫醒的。

  他原本只是打算床上好好思考一下人生,哪知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他被神山悟轻轻推醒时,刚睡醒的他脑子宛如灌满了浆糊。但当他听神山说,“铃木来了”时,瞬间清醒过来,从床上跳下,跑出了自己的房间。

  他看见铃木太阳站在家门口冲他笑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当铃木邀请他去公园玩时想也没想便一口答应了。

  就算拿把刀架在鲛岛零治脖子上,他也不可能把怒火发泄在铃木太阳身上。

 
  所以当两人并肩走在公园里,鲛岛始终保持着沉默,他不知道该对铃木说些什么。

  铃木率先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氛围,“樽井君刚跟我打电话了,说他家最近有客人,我不方便去,所以会把英雄模型带到学校来给我看。”

  所以说,太阳还是可以和我一起回家喽?鲛岛的心情瞬间阴转晴,声音充满了愉悦,“那太阳就和我一起回家,像以前一样。”

  “嗯,和以前一样。”

  鲛岛在心里欢呼了一声,还没有把高兴表现出来,突然“咕咕”的声音传进了两人的耳朵里,好像是从鲛岛零治肚子的地方发出来的。

  铃木愣了一秒后笑出了声,“我们去吃拉面吧,我请你。”说着主动牵起了鲛岛的手。

  鲛岛本来就因害羞而通红的脸因为铃木的主动变得更红了,他才意识到,上次铃木主动抓住自己的手还是好久以前他们在读中学的时候。

  鲛岛零治紧紧反握住了铃木太阳的手,熟悉的掌心温暖使得鲛岛嘴角不禁上扬。

  “好啊,你带我去吧。”

 
『鲛岛零治24岁 铃木太阳23岁』 

  铃木太阳和鲛岛零治吵架了。

  几年前鲛岛零治分化成了一个Alpha,而铃木太阳则分化成了Omega,他们也不负众望开始顺利的交往。一个月前他们都搬了出去,开始了两人的同居生活。

  铃木太阳第一次和鲛岛零治吵架是因为他把头发染成了黄色,而鲛岛零治却保守的说“这么做不像个幼儿园老师”并要求他把头发重新染回黑色。铃木不肯,两人因为这事僵持不下,但最终还是以鲛岛零治妥协结束了。

  第二次吵架是因为一件铃木觉得非常幼稚的事情。某次鲛岛零治开车去幼儿园接铃木下班,把车挺好后下车,站在幼儿园大门口等他。

  这时一个小男孩跑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个游戏机。他在鲛岛零治面前停下,抬起头说:“叔叔,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关打通?”

  鲛岛零治对“叔叔”这个词非常不满,蹲下来直视着小男孩,告诉他,“你应该喊我哥哥。”

  另外鲛岛零治很少打电子游戏,对这方面可以说一窍不通。但不希望在这么小的孩子面前丢面子,还是把游戏机接了过去。结果不出所料的没有通关成功。

  小男孩一把从鲛岛零治手里把游戏机抢过,冲他做了个鬼脸,“叔叔你比我玩的还烂,我还是去找别人吧。”说完便跑开了。

  铃木太阳一上车就收到了鲛岛零治的“投诉”。铃木忍住想要吐槽他的欲望,“你和一个小孩计较什么。”

  然后两人便关于“小孩子是不是有特殊待遇”的话题争执起来。

  这次,也是第三次,原因就更为复杂了。

  前几天铃木太阳和幼儿园另外几个老师出去聚餐,结果铃木在饭桌上喝多了,最后是被田中老师送回来的。

  第二天早晨,铃木太阳一起床就看到鲛岛零治阴沉着一张脸站在床边看着他,“你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铃木思考了会,“昨天被园长她们灌了几杯就醉了,好像是田中老师送我回来的,要好好谢谢她呢。”

  “你到底知不知道让一个Alpha单独送你回来的危险性?!”鲛岛突然提高的音量吓了铃木一跳,有些惊慌的眨了眨大眼睛。但他很快恢复过来,“她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不会对我怎样..”

  “如果没有控制的住,是朋友又怎样。”鲛岛打断了铃木的话。

  铃木对鲛岛说的话感到不满,“鲛岛零治,你不要无理取闹。”

  鲛岛的眼神暗了暗,他低下头转身朝门外走去,关门前留给铃木最后一句“随你便吧”。

  当铃木太阳晚上回到家后,看到冰箱上贴着一张黄色的便利贴,上面写着,“我要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不要来找我。”

  铃木这才意识到鲛岛可能真的被自己伤到了。

  Alpha的占有欲很强,鲛岛零治的占有欲更强,他根本不能容忍自己的Omega喝醉了在晚上被一个Alpha送回家。以前鲛岛零治就经常从背后抱住他,脸蹭着铃木太阳的脖颈,闻着他身上传来的淡淡柑橘味。用带着点撒娇味道的语气说着很霸道的话,“太阳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铃木太阳叹了口气,想起与鲛岛零治同居后的日常。
 
  自己会因为鲛岛皱着眉头吃下自己做的炒饭嘴里却说着“好吃”而开心的笑出声;也会因为鲛岛晚上看文件看的太晚而在沙发上睡着时,拿一条毛毯盖在他身上;晚上睡觉时,有时鲛岛会在中途清醒过来,他会搂住睡眠较浅的铃木的腰,朝对方更挪近一些。铃木也会配合的把脸抵在鲛岛的胸口处,嗅着Alpha身上甜甜的蜂蜜味,再度陷入睡眠。

 
 

  铃木太阳不费力气的找到了鲛岛零治,他在熟悉的林子熟悉的场地,看到了那顶熟悉的帐篷。

  四周非常寂静,帐篷旁是已经熄灭了的柴火。铃木拿着手电筒小心翼翼的朝帐篷走去,当他刚站到帐篷前还没有所动作时,从帐篷里猛的窜出来一个人,差点把铃木扑倒。

  朝铃木扑来的正是鲛岛零治,头上绑着照明用的工具,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估计是把铃木太阳当成坏人之类的角色了。

  “你怎么过来了?”鲛岛零治把书往帐篷里随手一扔问道。

  “找你道歉的,”铃木顿了下,“我还要把你带回家。”

  鲛岛没有说话,沉默的重新钻回了帐篷里。

  故意没有理紧跟着自己进来的铃木,鲛岛只是揉了揉在刚刚有些激烈动作下变乱的头发,准备继续拿起书看。

  铃木撇了撇嘴,朝鲛岛走了过去。

他双膝跪地,用鲛岛最抵抗不了的方式,双手紧扣住对方的手,把下巴抵在鲛岛的肩头,在他耳边闷闷地说:“零君还在生我气吗?”

  “怎么可能。”话语还没有经过大脑便抢先一步从嘴里跑了出来。

  “那你为什么又一个人跑出来了,”铃木嘴角微微下沉,装作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你以前不是答应我,无论以后发生什么都不会留我一个人吗?”

  鲛岛一时慌了神,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情况,眼睛看向四周,“我..我这不是为了酒店的新项目嘛,在酒店搞个生态园什么的。”

  铃木被他现编的谎言逗笑了,不过很快换上了认真的表情,捏了捏对方微微出汗的手心,“早上是我不对,我不该对零君发脾气。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害怕别的Alpha会对一个还没被标记的Omega做什么,但我只是你一个人的Omega不是吗?你以前对我说过类似的话我还记在心里呢。”

  鲛岛被铃木的一番话弄得鼻子酸酸的,想上前给铃木一个和好的吻,却被对方推开了。

  “不行哦。已经很晚了,明早零君还要去公司,快点收拾好东西回家睡觉,”铃木嘴角勾起一抹有些调皮的弧度,“我明天还要早起,就先回去睡了。”说完便朝愣住的鲛岛零治挥挥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帐篷。

  没想到恋人也有小恶魔的一面。

  不过这样的铃木太阳自己也很喜欢就是了。鲛岛零治收拾帐篷时开心的想着。

 

 

 

 

 

 

 

评论(3)

热度(50)